盲童女孩的“影子”妈妈

衡水视线 刘欣 2019-05-12 14:51:17
浏览

  新华社哈尔滨5月12日电(记者管建涛 何山 杨思琪)有一种爱,叫作放手;有一段路,叫望你独行……

  对于弱小的盲童女孩来说,这段路很难走;对于一名年轻的妈妈来讲,这种爱更难得……

  有一种距离,叫如影随形

  早上七点半,上学路上,人流熙熙攘攘。一个盲童女孩手持盲杖,敲敲打打,小心探路,一步步前行。她的身旁,年轻的妈妈一直默默跟着,不远离,也不贴近……  

  母女之间,始终保持着三四米的距离。近了,妈妈怕女孩听到自己走路的声音,知道自己在旁边;远了,妈妈又担心不能一个箭步赶上……

  看女孩走来,有人想把人行道上临时停放的自行车挪开,妈妈赶紧用手示意“不用”,让女孩自己去摸索。

  女孩个子不高,扎着一个马尾辫,圆脸,微胖。身上背着一个大书包,胸前挂着一个大小和她年龄不太相称的水壶。

  “负重”前行,女孩走得很稳。脚踩到一个小水坑,她下意识抽了下脚。盲杖敲到路边停放的小轿车轮胎,她便慢慢伸出手向前摸车,沿着车继续走。

  妈妈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终于,女孩走到校门,走进校园。96级台阶,368米路程,数千次敲打路面,15分钟上学路……

  放学回家,她从班级走到校园门口的时候,妈妈已等了好一会儿。回家路上,为了不让女孩发现自己,妈妈同样保持距离,紧紧跟随,默默注视,像影子一样……

  有一种培养,叫陪你重来

  这个女孩名叫高雅,今年11岁,因为视神经发育不良先天失明。5年前,她进入哈尔滨市特殊教育学校学习。她的妈妈便在学校旁边租了房子,刚开始时每天牵着她的手送她上学。

  “总有一天,我和爸爸要离开她,她一定要学会自己走。”两个月前,高雅妈妈下定决心,要让她独自上学。

  于是,从雪覆街头到春光明媚,在哈尔滨市宣化街上,便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这段只有十多分钟的上学路,写满了高雅妈妈的“心事”。每天她都假装自己在家,等高雅出门后,又马上穿衣尾随。在放学前,她早早等在门口“接”她回家。

  快走到家门口时,高雅妈妈赶紧轻手轻脚一溜儿小跑,提前站上室外二层楼梯“等”。当发现高雅因为楼下停放的几辆车绕晕了方向,她马上提示:“嘿,你放学回来啦,妈妈在这儿,你是不是走错啦?”

  她下楼拉过高雅的手,并没马上回家,而是领着高雅重新走到刚刚辨不清的路口,耐心地对高雅讲解正确的走向。

  高雅“独立”上学之前,她做了很多功课:“告诉孩子路的特点,什么地方是路口,有哪些建筑物和路标,怎么识别自行车,找不到路了怎么办……”

  回想起高雅第一次“独自”上路,高雅妈妈至今仍很激动。“高雅连楼梯口都找不到,她用盲杖敲敲打打,寻觅好久才找到第一级台阶。”她说,当高雅脚步落下的一刻,自己终于松了一口气。

  有几次,不熟悉路况的高雅站在路口急哭了,便拿出妈妈准备好的“老年机”打电话。这时,高雅妈妈便立即从她身后躲到更远的地方,接通手里处于静音的手机,假装自己在家的阳台上望着她,给她指回家的方向……

  有一种期望,叫盼你前行

  慢慢地,高雅妈妈说自己越来越会“演戏”了。“我要各种伪装,让她觉得我不存在。我不希望她发现我一直跟着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真正自信、真正独立。”

  如今,高雅和她“影子”妈妈成了这段路上的常客,人们也形成了默契,既不主动为高雅搬动路边的自行车,也不向高雅妈妈打招呼,避免暴露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