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的记忆寻访香港抗战老兵

衡水视线 钟煜豪 2019-04-08 02:06:22
浏览

  清明之际 记者前往香港西贡斩竹湾祭奠港九独立大队烈士
  不能忘却的记忆寻访香港抗战老兵

不能忘却的记忆寻访香港抗战老兵

  纪念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的烈士碑园中,矗立着20米高的“抗日英烈纪念碑”供图/新华社

不能忘却的记忆寻访香港抗战老兵

  沙头角罗家大屋,老战士接受采访供图/新华社

  香港西贡斩竹湾,纪念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的烈士碑园坐落在面朝大海的山岗上,20米高的纪念碑上镌刻着“抗日英烈纪念碑”七个大字。清明节前夕,记者随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游击战士联谊会会长林珍等老战士及后人来到这里,祭奠抗战期间牺牲的英烈们。

  从西贡赛马会大会堂后院到沙头角罗家大屋,在寻访香港抗战老兵们的过程中,记者仿佛重新置身于当年的历史情境中:在日军侵占的三年零八个月里,港九独立大队的战士们参与营救南下文人和美国飞行员克尔等,为抗战出生入死。

  香港沦陷

  三年零八个月“黑暗岁月”

  西贡赛马会大会堂后院,十余平方米的房间里,挂满了红色锦旗,这是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战士们的“荣誉簿”。1998年成立的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游击战士联谊会便位于此处。

  84岁的林珍精神矍铄,思路清晰,她回忆起当年的“黑色圣诞节”。1941年12月初,香港充满了节日气氛,百货公司的橱窗里放上了“圣诞老人”。8日清晨,港岛东北角突然传来了飞机呼啸声,伴随着空袭警报声。“我和母亲正在去教堂的路上,飞机从头上飞过,我们知道战争已经开始了。”

  日军进攻香港次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前身)立即派遣精干武装进入香港抗日。5天内,日军占领了整个新界和九龙半岛。25日下午6时,香港总督府挂起白旗,短短18天,香港宣告沦陷,开始了三年零八个月的“黑暗岁月”。

  1942年2月,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正式成立港九独立大队,包括沙头角、西贡、大屿山、港岛等中队及海上中队和国际情报组,成为香港的抗日力量。

  “我参加抗战队伍是受姐姐影响。”林珍说。1937年抗战爆发以后,粤港地区相继沦陷于日本侵略者之手。为抗击日寇,两地社会各界人士纷纷组织起来,通过游击战等方式进行斗争,林珍的姐姐林展就是其中一名游击队员。

  1943年12月,8岁的林珍成为港九独立大队的“小鬼”通讯员,利用年纪小不易被察觉的优势,在游击队之间传送情报。“情报写在很细小的纸条中,卷起来跟火柴棒差不多大。送信途中会爬山,经过小溪和沙滩。幸运的是,没有遇到日军。”

  彼时队伍中不乏这般年纪的小战士。老兵罗競辉13岁参加抗日,加入港九独立大队海上中队,他们自称“土海军”。“我们当时是用小船,专门在海上偷袭日军的物资补给船。”后来罗競辉成了连长通讯员,直至1945年8月抗战胜利。

  抗日活动

  营救文化界人士

  掩护美军飞行员离港

  又是一年木棉花开的时节,记者来到西贡斩竹湾烈士碑园。抗日英烈纪念碑碑座上有这样一段碑文:“三年零八月之艰辛岁月中,游击战士活跃在崇山峻岭,海港河湾,出没于田畴村舍,郊野丛林,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如鱼得水,肃匪锄奸,克敌制胜,营救文化精英,支援盟军作战……”

  1940年,大批文化界人士从重庆、桂林、上海等地转移到香港后,积极开展抗日活动。香港沦陷后,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紧急配合香港地下党组织营救文化界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