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选院士是一种什么feel?他们这样说……

衡水视线 刘欣 2019-11-23 16:11:47
浏览

“感恩、责任、珍惜。”11月22日,当王赤从中科院院长、中科院学部主席团执行主席白春礼手中接过院士证书时,他用这样六个字形容了自己的心情。

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中心主任王赤说,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自己特别想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两年之前,父亲得了重病,他一直在与病魔抗争,他的精神也鼓励着我不断前行。”他说,“座谈会之后,我第一个电话就会打给父亲。”

王赤不仅想感谢家人对自己没能陪伴他们的日日夜夜的理解,更感到身上的责任更重了。“新的时期,中科院扛起了发展中国空间科学的大旗。我们不能够忘记自己的初心,要肩负起建设航天强国、空间科学强国的责任担当,珍惜神圣而光荣的院士称号。”

 

当选院士后的第一件事

 

● 中科院院士朱永官坐公交车回办公室开组会

 

 

朱永官

 

11月22日中午,刚领完院士证书的中国科学院城市环境研究所研究员朱永官在北京中关村北四环边坐上一辆公交车,回到他在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的办公室。“下午我们组里还要开一次组会。”朱永官告诉《中国科学报》。

组会上,朱永官第一时间把当选院士的好消息和学生们分享。“他们兴奋地看了一下院士证书。”他说,“我也鼓励学生们要好好沉下来心来,推进我们的科研事业。”

多年来,朱永官带领团队在土壤微生物领域开展了深入研究。“比如,我们重点研究了在养殖场饲料添加的砷、抗生素等复合污染下土壤微生物如何响应、会对人带来什么危害。”他说。

朱永官强调,设定课题和确定研究方向最根本的依据,都是国家需求背后的科学难点,这也是我们所有工作的出发点。

未来,他将围绕国家粮食安全、环境安全目标,聚焦土壤生物学相关科学问题。

 

● 郑纬民马上要出差

郑纬民所处的领域——计算机体系结构,在之前好多年都不是热门,甚至有些冷门,直到近年来才慢慢被重视。而现在,他已满头白发。

“遗憾吗?”

“我不遗憾呀,我觉得做研究,要么做国际上的前沿,要么跟我们国民经济息息相关,只要跟这两方面相关,什么时候做、做多久,总是好的。”

短短地采访之后,郑纬民还要出差,这对他来说还是常态。“我身子骨还行!”他告诉记者,自己没什么养生秘诀,就是“睡好觉、吃好饭就好了”,另外重要的就是“保持一个好的心态”。

 

● 郝小江指导尼日利亚博士生毕业答辩

“我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助博士生准备答辩,我的学生来自非洲尼日利亚,我需要在论文、答辩PPT上给予他一些指导。”郝小江说。

未来,郝小江为自己制定了2个任务:第一是做好植物化学和植物学、生命科学、化学等其他分支学科的交叉融合,使植物中的化学成分得到认识的同时,为植物利用提供科学依据。

第二是承上启下,做好“接力棒”,将老一辈科学家的积累和科学精神传给更年轻的科研人员,帮助他们建立新的知识结构,在更高程度上开展研究,让中国的植物化学研究在国际上占据一席之地。

 

此时想起了谁?

 

● 刘少军父亲永远是我的榜样

刘少军的名字中虽然不带鱼字,但这位不带鱼字的儿子接下了父亲手中的接力棒,成就一门“父子鱼院士”的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