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架构调整PCG打破“组织墙” 微视将何去何从?(3)

衡水视线 刘欣 2019-10-10 05:11:41
浏览

  夏练认为,上述事件暴露了企鹅号在运营上的弱点,导致大量有潜力的达人直接离场。夏练的质疑,也是微视和企鹅号的矛盾点,此前作为内容中台的企鹅号更多负责内容的引入、商务、结算等,具体内容的策划、推荐由各个平台的运营团队完成。“我们找回来的人,企鹅号未必愿意签,因为你要向它证明你的眼光是很复杂的一个事情。”一位微视运营团队的人说。

  夏练还认为,微视的运营方式缺乏趣味,被给予的权限也有限,但对视频的细枝末节却有诸多要求,“比如一定要竖屏的,快手风格的不要”,“整体感觉就是在完成KPI,但对内容是否有趣,平台好不好并不那么关注。”

  腾讯是否只擅长做流量型产品,而不擅长做短视频、直播类的重运营的生态型成品?“腾讯是坐商,不是行商,是做一个产品,然后用渠道推广,让海量用户来用,这是产品经理文化,而不是运营文化,而信息流、短视频都是强运营的”,腾讯原OMG事业群中层李慧(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

  任宇昕则认为,生态型产品不是靠人海战术去和外部内容创作者对接,而是建设一个自助、高效的平台,让内部、外部都可以便捷地开展工作,减少沟通成本,提升生态效率。“(做内容生态)不是纯靠人跟公会沟通、跟MCN沟通,一天上传的数量非常巨大”,任宇昕说。

  但很多MCN机构和内容创业者更习惯人与人的对接,甚至更喜欢运营的定制化服务。夏练举例称,李雪琴在抖音的爆红,表面上看是因为吴亦凡回应了她的视频。而事实则是抖音团队出面沟通了吴亦凡团队,最终促成了吴亦凡和李雪琴的互动,“所以说每个现象级爆款背后都是有原因的”。

  那么,微视存在这一年的意义在哪里?夏练、陈凡等受访者认为,微视拖住了对手,且给短视频创作者带来了营收。“抖音的蓝V、电商、星图等,本来都是抖音留给自己抽成的渠道,现在都开放给了MCN,而且抽成也在减少,可以说是微视、快手的进攻,让MCN有更多变现可能。”夏练说。他还称,在抖音MCN机构很难靠平台分成盈利,而在微视80%的MCN可以拿到平台补贴和分成。

  其他多位受访的腾讯员工则认为,微视的意义在于占据短视频这个形式,“不下牌桌”,“4G时代的风口是短视频、直播,只要这个形式不丢,大家在等5G时代的新形式,到时候只要社交链不丢,还是可以做起来新东西的”,陈凡说。

  对于腾讯投资快手、微视去留的相关传闻,任宇昕定调称,“短视频领域一定要进入的,微视还是要做,且要放到公司内部,全力做好”,但他强调“没有把微视看作是决定短视频领域的成败、PCG成败的重要战略(产品)”。

  此前,多位消息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腾讯投资快手的谈判已接近尾声。本轮快手的估值在250亿美元以上,双方或将成立新的合资公司,腾讯持股30%至40%,投资额为15亿美元左右,合作模式类似当年腾讯投资京东,腾讯还将向新公司置入资产(或资源)。最新的消息是,双方在置入资源上还存在争议。隶属于CDG的腾讯投资部比较坚持加入本轮投资,对快手提出的给资源、渠道或者资产,相对同意。而主导微视的PCG则坚持微视独立发展。

  PCG调整的最大挑战是内部整合

  任宇昕在上述采访中称,PCG调整的最大挑战是内部整合。

  PCG成立以后,成员来自于不同的BG(事业群),来自OMG的员工之前做内容,习惯以自己对内容的理解切入业务;来自SNG的员工带着做社交的方法做业务;来自MIG的员工对工具和技术更重视一些。任宇昕称PCG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最困难的事情是把大家整合在一起,共同做大内容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