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建设启动“绣花”模式

衡水视线 胡远航 2019-07-11 13:24:28
浏览

上海是中国最早使用电灯的城市,1882年,中国第一批电线杆在外滩到虹口招商局码头一带矗立起来。然而随着各种通信杆、信号杆、路名牌杆等越来越多,一条条横亘在道路上空的架空线成了“黑色污染”,也是城市治理的难点。

 

“上海这种超大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去年3月,从架空线入地和合杆整治开始,上海开始了一场“城市家具”焕颜手术,通过一年多的努力,城市面貌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

 

“城市家具”焕颜:数据决定美

 

“城市家具”的概念最早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欧洲,我国之前一直以城市设施、公共设施这样的词汇来表示。领衔负责此次“城市家具”焕颜工程全要素技术规定的东华大学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院长、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教授鲍诗度,一直在各个场合呼吁:“城市家具≠城市公共设施!”他始终坚持认为,城市不止是一个工作生活的聚集地,而是属于每一位市民的大家庭,将现代城市公共空间及各类景观场所中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视为“家具”,让城市建设带有感性温度和人文关怀,是实现城市整体环境建设和文化品质提升的必由路径。

 

上海的地标建筑武康大楼,曾经,不管从哪个角度拍都会有超多的电线一起入镜。去年3月13日,武康路架空线入地和合杆整治工程开工,武康路成为上海中心城区第一条开工的架空线整治道路。今天的武康大楼已经是焕然一新——根据武康大厦的道路环境,采用了视距空间大而长的上下单臂型合杆,合杆的横杆件上端与下端比例关系符合二八黄金定律,并且无论是合杆的高低、粗细还是部件区域布置都是以数据美学为依据来设计的。

 

作为有着百年历史的中国第一家西商饭店浦江饭店,也有着和武康大楼同样的问题。去年5月,浦江饭店周边黄浦、金山和大名路三条道路的合杆整治全面启动,历时半年,浦江饭店周边道路合杆整治基本完成——道路杆件由原先的31根变为6根,减杆率达到80%。在进行杆体设计时,鲍诗度团队根据杆件设置的不同位置结合设施设备搭载的实际需求,进行“一杆一方案”的精细化设计,例如,在综合杆上放置包括了路名、地铁站、公共服务机构、景点、公共卫生间等 “干货”信息满满的复合型路牌,比如在大名路-黄浦路路口的一根综合杆,仅有5块路牌,但信息多达22个。合杆采用分层、多角度、多色彩设计,让行人从不同方位都可以快速清晰地获取信息。

 

上海目前在打造“夜上海”经济以及垃圾分类工程,“城市家具”的建设和管理中也可以发挥其重要的作用。鲍诗度团队在设计改造时对路灯的高度以及设置地点都进行了规划,还将现代、智能、环保等先进技术的导入,体现历史的同时打造引领性时尚的示范道路。在垃圾分类方面,建议设立太阳能智能压缩分类垃圾桶,其可以将垃圾压缩至原来的五分之一体积,这样可以大大降低垃圾转运频率,消除清运当中的二次污染问题。同时在垃圾箱內设置传感器和物联网模块,当垃圾箱投满之后会自动连接物联网,通过网站可以实时反映出垃圾箱的状态。

 

为中国“城市家具”制定行业标准

 

在项目实践中,鲍诗度发现,中国城市规划与建设的各个环节存在着严重的“碎片化”现象,各部分之间很难真正形成相互联系与作用。为了一揽子解决这些问题,鲍诗度寻求整个“城市家具”行业标准的制定。那么,制定什么标准?标准化会不会使城市面貌失去了个性?鲍诗度的解释是:标准化追求的是规范执行的科学性,而非是强制性的艺术风格的统一,“比如要在上海的公交车站放一个垃圾箱,就要考虑上海的主体风向常年从海边来,那么垃圾桶就必须放在相应的下风口位置。”